五彩丝带代孕网
网站banner图片展示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365bet体育彩票 >
九河诗界第79期 吕游选诗《汶川十年》_代代怀孕
来源:http://www.wcsdwmyc.org??日期:2019-05-23

  不能忘却的纪念

  

  题记:如果是纪念,什么时空里记起都值得,尤其是深刻的纪念,刻上心头,像一块平滑的疤痕,闪着光,是欢愉,也是疼痛。我是从石家庄诗友晴朗李寒那里得知汶川地震消息的,当时写下了一首诗歌《石家庄晃了一下》。汶川地震发生的时间是2018年5月12日14时28分04秒,这首诗歌完成的时间是2018年5月12日14时35分。当得知石家庄没有问题时,“我的心变成了石子,缓缓地/回到原地。”在这首诗歌“题记”中,我写下这样一句话:“惊闻四川汶川县发生了7.6级地震,石家庄有强烈震感。石家庄有我的很多朋友。”当时,我并不知道,这场后来定为里氏7.9级的地震最终造成69227人死亡,374643人受伤,17923人失踪!当天,我陆续写了十首诗歌,仅有这首和地震有关,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场地震的严重性。废墟、交通、堰塞湖、救援……随后发来的消息令我震惊!接下来的十天时间内,我写下了五组近30首关于汶川地震的诗歌。回头想,那时写诗,不是为创作而创作,诗歌里既有我作为诗人的敏感,也有我作为诗人的责任。5月18日,我在廊坊参加投洽会,在住宿宾馆房间内,肃立,为死者默哀……19日,接受《诗刊》杂志社约稿,把纪念汶川地震的诗歌发给了诗刊,发表在诗刊社“诗传单”上。任何及时的行动也挽救不了埋进废墟下的生命,救援队不能,诗歌更不能。但是,一批批救援队伍依然行驶在奔赴灾区的路途。在救援生命的途中,谁也不敢怠慢。一个月之后,应河北作协邀请,我组织了沧州诗人纪念汶川地震的诗歌,编入了纪念汶川地震的诗集。当我们回首来看十年前的诗稿,会发现一个问题:诗人们几乎同时写到了孩子。这就是诗人,我们对生命的关爱,对幼小生命的呵护尽在诗歌中,那些孩子,是生命,也是国家的未来。这就是诗人的悲悯情怀。就诗歌而言,我们又不得不承认,虽然我们几乎以地震断崖式的速度完成了诗歌创作,相对于那些实实在在的救助,诗歌又显得苍白无力,尽管在当时,诗歌作品铺天盖地,满足了社会感情的表达,也满足了救援声势的营造,但是,能留下来,为人称道的诗歌又有多少呢!诗歌用激情完成了作为鼓手、乐手的时代任务。诗歌有它的局限性,有它不能抵达的地方,诗歌能承担的要承担,不能承担的社会功能,必须交出去。当我们回望历史,触及记忆,我们依然还去书写,去反思,诗人应该有这样的担当。汶川地震当天,我在另一首诗歌中写道:你是说n年之后吗/你是说在不知道的某个时间/我们/还能在一起/你的头藏进我的胸口/像那只受伤的小鸟……(《N年以后》),伤口还会出现,而幸福也会相伴而来。诗人能做的,就是传递给世人这些生命、生活的自然之理,这是诗人创作的重要目标。(吕游)

  

  十年后,我们为汶川写诗:

  想念汶川

  文/王萌

  十年了,我还记得泪水,汶川

  洒在四川盆地的星光,和月白色

  人心,青山,村庄和屋宇,教会我

  一次次敲动黑夜

  事物的真相,正如良心所有

  十年了,想一想大地,我还要哭

  当我眺望苍穹或者离开

  我知道有些人命不至死,户不该销

  咒怨,也不能弥合大地的裂缝

  但是我哭了。十年之间,不曾忘记

  建筑的罪恶,和无助的深渊

  我时刻等候,那巨响和我一起

  掉下去!

  扫平愤怒的尘埃

  但我仍活在人间,像崩塌的石头

  一样坚硬

  心中总有堵塞的水,灾后的毒

  让我想着汶川,汶川,汶川!

  汶川啊!让我想念了十年的泪水啊

  就像那个担架上的男孩

  从废墟里爬出,然后长大

  而另一些人不会哭泣

  他们和村庄一起进入梦乡,再没有回来

  2018.5.12

  汶川

  文/杜宝千

  如果不是十年前的那场灾难

  真不知道祖国还有一个汶川

  那场灾难太大

  我们只把镜头聚焦一点

  三间倒塌的废墟里

  母亲临死前的那一刻

  把乳头填进了婴儿的嘴里

  也是这一天

  祖国的手伸向了汶川

  2018.5.13

  

  汶川幸存者谈

  文/于向前

  昨天与一个老同学谈起汶川这个话题

  他一家人是那次地震的幸存者

  他和妻子是先被救出来的

  小儿子还在废墟里面

  他俩不吃不喝一直守在旁边

  小儿子被救出的那刻

  喊了声爸爸,妈妈

  他俩嚎啕大哭

  面对废墟

  死过一次才明白

  只要活着

  其他都是小事

  2018.5.12

  关于汶川

  文/王汉中

  关于汶川地震

  我麻木了

  上帝的惩罚

  只能承受

  其实,我的心

  早在1976年就碎了

  那时,我

  只出于善良的本性

  在大自然面前

  还是多一点虔诚

  你多么渺小

  尽管你不认同

  报复,是所有

  有灵性的物体的本性

  哪怕是一棵草

  一缕风

  2018.5.12

  

  汶川,你的痛无处安放

  文/斐儿

  舔舐裂开的伤口

  心,汩汩作痛

  青山绿水,家园学校

  在大地的颤抖中,颠覆

  汶川,汶川

  你的伤,你的泪

  祖国已经封存

  脊梁压不弯

  挺一挺,还是你

  此刻,群山无声

  时光的留声机,收存了记忆

  2018.5.12写于汶川十周年周日下午

  地震中的手

  文/周健

  这是一双呼救的手

  他象一只即将凋零的花朵

  在绝望中挣扎

  在废墟中抗争

  这是一双战士的手

  他十万火急

  与时间赛跑

  在危难的悬崖边

  拉住一个又一个垂危的生命

  这是一双医生的手

  他手提药箱

  奔波在帐篷之间

  像天使一样

  呵护受伤的躯体和心灵

  这是一双志愿者的手

  他传递捐款

  传递爱心

  传递举国人民的关心

  传递一场场爱的接力

  一双手

  又一双手

  万众一心

  托起震区的黎明

  2018.5.13

  

  疤

  文/梅子

  它在,疼。揭开,更疼

  这是老天给的胎记

  抹不掉

  命运取走人心最柔软的部分

  留下一个坑

  活着的人,总要一点点去填平

  总要松开攥紧的拳头

  总要仰头,迎来十个春天

  总要脱落掉疤痕

  看一朵花

  微微地

  开出红或浅浅的黄

  十年前,我的心一颤

  文/吕游

  十年前,我的心一颤

  仿佛一座山撞向另一座山

  心跳,有路可逃吗

  我不知道,身体已经

  变成坟场,一瞬间

  埋葬了十万人

  身体这么沉重

  一到清明就刮起大风

  那些,复活的魂灵

  总有纪念难以抹掉

  总有一个时间,缠满纱布

  一想起,就开始疼痛

  有个伤疤,叫汶川

  长在身上,思念只要涨潮

  就浮起,像轻于泪水的石头

  我用身体垒起这条大坝

  十万个身影形成了堰塞湖

  时间流着,依然没有谁能阻挡

  2018.5.12下午13:28于永年

  

  有些伤痛是无法抚平的,

  有些噩梦是无法醒来的。

  ——王英《5·12,不敢触碰的日子》

  汶川

  一个心存伤痕的地方

  无数颗心相连

  ——孙飞《想起汶川》

  今夜

  我用左眼去看你的伤痕

  ……

  我的右眼

  支持我的哭泣

  ——王秀之《5·12,我用双眼去看你》

  掀起那尘封了十年的记忆

  如同揭开红红的疤痕

  ——王之江《记忆》

  时光在流浪,在漂泊

  记忆的伤口已结痂

  ——李振全《汶川,梦里的乡愁》

  伤口一直存在,轻轻一触

  渗出血迹

  ——邱红《放心吧!汶川》

  十年前,地球的一声咳嗽,

  把60亿人的目光,

  吸引到汶川这个小地方。

  ——尹洪宽《我们没有忘记》

  一瞬间

  大地山川快速折叠

  生命快速折叠

  ——胡志松《十年后,依然记得一个人的名字》

  十万魂灵的归隐

  好像一棵棵幼苗

  遭遇暴雨

  微弱的烛光啊

  难敌飓风

  ——纪墨《哀伤的日子》

  渺小的我

  睡在母爱支起城堡

  ——李世利《爱的围城》

  记忆最深的是一个现场采访

  映秀镇的一位老大爷对着镜头说

  他的孙女儿和她的同学们被压在楼板下

  连续三天呼喊救命

  但是人们对几十吨重的楼板没有办法

  老人一直守在原地

  压在下面的孩子们渐渐没有了声音

  ——杨洪谦《汶川的星星不流泪》

  这些被大地错爱的孩子啊

  我该聚集多少天使的翅膀

  才能赎回你们被束缚的灵魂

  ——草原狼《旧伤》

  十年

  废墟之上

  一个新生婴儿

  挺了挺腰

  从影子里

  站起来

  ——心语《十年汶川》

  天空再次湛蓝

  曾经的眼泪

  化成了山泉

  一声叮咚

  就是一声呼喊

  ——天马行空《祭奠5*12汶川大地震十周年》

  那么多被爱唤不回家的名字

  因为爱,化为星辰

  在十年后的天空,闪烁

  ——陌笛《每一个消失的生命,都化作了星星》

  从唐山到汶川

  凤凰涅盘的奇迹重塑天地间最美丽的版图

  ——东汸《大地与生命痛吻成歌》

  废墟上长出了血、肉

  哭喊声追着悲魂

  ——明月清风《汶川那年刻下……》

  如果上帝主宰一切,我想论个长短

  为何不让板块的运动,轻轻缓缓

  如果万物有灵,多舛的汶川,天堂路宽

  无辜的生灵,从此,灵魂涅盘

  ——王连宗《灵魂的涅盘》

  汶川没有孤独

  ——王胜军《汶川力量》

  舞者的梦

  在黑暗中闪亮

  ——千江月《断翅也要飞翔:写给无腿舞者廖智》

  汶川,我亲吻你

  过去的苦痛留作记忆

  愿你如巍峨的大山

  坚实永固

  高高矗立

  ——燕金城《亲吻汶川》

  然而,在世事无常的变化里

  我看到了苦难的阴影

  ——曹辉森《今夜,我写下缅怀和灿灿的太阳》

  十年的时光

  没有过去不能超越

  没用未来不可实现

  ——陈景东《汶川,汶川》

  有一个伤疤叫汶川

  ——赵红霞《有个伤疤叫汶川》

  在我的心上

  有个深刻的伤疤也叫汶川

  ——心港《有个伤疤叫汶川》

  以怎样的针线去缝补这大地的裂痕,

  用泥洼里残存的一株小草,穿进岁月的时针,可以吗?

  ——张艳霞《十年之念》

  

  十年前,我们给汶川写诗:

  八、5月14日15时50分 汶川

  文/王萌

  近些,再近些

  就可以看清那一张张痛苦的脸

  看清汶川

  每一条流血的缝隙

  可能就隐藏着一条鲜活的生命

  “还有人吗——”

  一声声颤抖的询问

  一次次嘶哑的呼喊

  直透瓦砾和滚烫的泥土

  把活命的希望带给重压下的兄弟

  15时50分

  让我们记住这一刻

  共和国总理终于可以进入汶川

  终于可以占领这个灾难的发源地

  向它发出不屈的呐喊

  士兵和我们的总理

  用直升飞机带来的

  不仅是爱

  还有战胜灾难的信心和力量

  在大禹的故乡

  他们一起构成我们这个民族的灵魂和血肉

  (选自2008.5.12《大众阅读报》长诗第八节)

  写给天堂孩子的信(节选)

  文/孙飞

  孩子

  你是多么的勇敢

  在生与死的瞬间

  你坚定的把生的希望留给同学把死的危难留给自己

  ……

  孩子

  你本是可以逃生的死亡曾与你还有20米的距离

  那可是生存线呀

  ……

  可是你却以百米冲次的速度跑进了将要倒塌的楼房

  一个又一个你就用你单薄的小手将6个小伙伴拉离了死亡

  当你用全身的力气推出第七个小伙伴

  楼房倒塌了

  .......

  孩子

  晚上你就到妈妈的梦里来吧

  妈妈一定静静的听你在天堂的故事

  天堂一定很美

  2008年7月11日7:29

  

  伤城:纪念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文/孙银冰

  黑暗的翅膀再次飞临头顶

  我们被迫重新走过

  那个悲伤的时刻

  一切语言都那么无力

  只剩下坚忍和痛楚

  那些花朵碎去的声音

  让五月的阳光变得

  如此阴冷

  他们在黑暗中再次醒来

  以老人的慈祥

  以青年的爱

  以孩子的纯洁

  以微笑平静哭泣顽皮向我们讲述

  被断裂带撕开的生活

  下午14时28分

  时间有被折断的痛

  风在空荡荡的心中呜咽

  你们的身影越来越淡

  越来越遥远

  伤口有着微弱的波动

  终于

  没能阻止泪水决口

  淹没了这群山中寂寞的伤城

  记住汶川

  2008年

  2009.5.12

  宝贝你还好吗(节选)

  文/涟漪

  宝贝你还好吗

  妈妈很想你

  黑夜刚刚过去,我站在

  云朵间将你张望

  泪水总是模糊我的视线

  亲爱的宝贝你还好吗

  想想我们的朝夕相伴

  想想你将长成一个坚强的男子汉

  我不遗憾,因为

  曾经有你陪伴

  虽然只能梦里相见

  ……

  亲爱的宝贝

  妈妈爱你

  妈妈的爱永远将你陪伴

  2008.5.15

  

  夜歌(节选)

  ———给汶川地震遇难的孩子们

  文/巴月

  妈妈

  夜

  把我带走了

  走得很匆忙

  没顾上

  叫你最后一声妈妈

  妈妈

  不要悲伤

  你的泪水

  只能冰冷的雨夜

  释放凄凉

  增加黑色的重量

  你的哭声

  缠不住诀别的脚步

  我的心

  只会被刺的更痛

  ……

  妈妈

  其实 天堂里很美

  没有邪恶 没有欺诈

  那里也有爱我的妈妈

  爱我的老师

  有美妙的音乐

  有玉树琼花

  听过往的小鸟说

  天堂里的路

  金子砌成

  ……

  2008.5

  孩子你飞回了天堂(节选)

  文/含笑

  ——2008年5月汶川地震而写

  地震来临时

  如同恶魔

  把地球抱了一下

  孩子们被吹得

  散落到各处

  教室里

  还留有你们背过的小书包

  长眠于未被发现的

  废墟之中的孩子

  石板下有点黑

  那是风儿把太阳拖走

  地震啊

  你为何如此的残忍

  惩罚这些善良的孩子

  ……

  (时间不详)

  

  汶川,你的名字叫坚强

  文/纪墨

  当花儿正在开放

  当夏的手轻轻抚摸我们的脸庞

九河诗界第79期 吕游选诗《汶川十年》_代代怀孕

  汶川却遭遇了重创

  5月12日是个黑色的日子

  它让我们的同胞在睡梦中远离故乡

  5月12日是个特殊的日子

  它让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打响

  无数神兵从天而降

  捐款箱前爱心接起长龙

  献血队伍中温暖将五月照亮

  ……

  中国,汶川

  昂起头

  擦干泪

  你的名字叫坚强

  2008.5.22

  

  社长:王建东

  名誉主编、总编审:吕游

  主编:王萌

  副主编:陈丽、张福猛、梅子、王连宗、战芳、周行、纪坤栋、娄勇、高琳琳

  制作发行部主任:高琳琳 副主任:鹏浩

  散文诗主编:战芳

  投稿邮箱陈丽1317337026@qq.com

  散文诗投稿邮箱战芳395994801@qq.com

  吕游选诗是独立的诗歌品牌,以诗歌的文学性、时代性、先锋性为标准,编选全国各地风格迥异的诗歌。

  沧州文艺网出品

  沧州文艺网是沧州市文联唯一官方指定网站

  

  沧州市文联 发布

  沧州市文联

  投稿请联系我们